简体中文 | English
中国赤水欢迎您!
 
红军黄陂洞战斗始末
作者:董文君 来源:中国赤水网 发表时间:2010-08-02 点击次数:37080


1935年1月15日遵义会议后,中央红军从遵义北进、准备在泸州和宜宾之间北渡长江,同四川東北部的红四方面军会合。这一行动,立即引起了敌人的极大恐慌,国民党急调重兵封锁长江,并在云贵边境布防围堵。

1月26日,当红军迅猛抵进赤水县境,从土城场、猿猴场到大群乡的陛诏时,兵分两路,一路从陛诏过河、爬上川峰坳、下到丙滩场宿营、并设立了指挥部。另一路顺河而下,经大金沙、葫市到旺隆场泥池沟等地宿营。27日(1934年腊月23日)从宿营地出发,翻过七里坎,下到毕家坝、黄桷湾、五皇庙、新店子,向黄陂洞前进,目标直指赤水。

红军先头部队化装成农民,肩挑稻草,经新店子赖子湾水冲坳,过十字路进入前面的第二个公路弯道口,看见前面的敌人先遣队。川军也发现对面约200米处来人,就进行盘查追问。回答是给川军运粮草的,由于答话口音不对,敌人产生了疑问,慌乱了手脚。红军临危不惧,把挑的的稻草丢下,抽出枪支,和敌军交火对峙上了。双方为了强占高地,川军急退走黄陂洞爬上鸡公坳重盘高地,阻击红军前进。红军就往十字路山坡上爬,也抢占了水冲坳山顶,机枪步枪一起开火,猛扫鸡公坳一带的敌军。后面的红军听到前面枪声,也把部队分成三部分,抢占右山高地。从黄桷坳三道溪、磨盘桥、到五皇庙这部分红军分别向大田沟、白坭函、天堂湾路直上抢占了三块石、大生田高地。新南坳、头道桥、新店子这一部分红军直冲上大石沟、棬子沟、江家田,奔向上南坳山顶,居高临下,架机枪大炮,直扫盘据在重盘、月亮田、鸡公坳山顶和盘盘田的敌人。一部分红军从赖子湾、小石沟、水冲坳、十字路山埂往上冲,经大坟坡、上榜、黑豆湾,背后山坪下南坳(又各小南坳)次高地,与上南坳高地汇合。这部分红军冲得最快,边打边追,非常激烈。再加上当地居民罗洪发带路,上次高点非常有利。我军从三块石到十字路脚的这个大脊梁山埂,较川军的重盘、鸡公坳,盘云田的战地高得多。双方就在这一段距离之间,进行争夺战,一直打到天黑,川军伤亡大,疲备不堪,又怕冷,只好收兵。

这一天激战后,红军牺牲了5位战士。当时埋有7个墓穴,后来听说有两个墓穴埋的是枪械之类物品,1949年解放后,被破坟取走。

当晚我军从高地往上集结于大生田下的小生田宿营(田是干田),把哨兵放到大生田上面的山上。28日(腊月二十四)黎明時分,浓雾迷漫,挡住了视野,看不清前面路上和山林中异物与行人。直到大批川军从三块石上面偷偷包围下来。哨兵发现敌人较晚,鸣枪迎敌。此时我军正在吃早餐,丢下碗筷冲上前去,就在大生田、小生田一片山上进行激战和肉搏。双方伤亡较大,我军主动撤离,从七里坎迂回。

此日除黄陂洞战役外,红军也在复兴场、土城青杠坡与国民党军队展开激战,于29日,红一方面军分别在土城、元厚、风溪口、丙安等地全部西渡赤水河,甩开了敌人的跟踪追击,进入四川南部、迅猛前进,这就是一渡赤水。

此次肉搏激战,红军牺牲了100多位战士。陈国繁区长派当地居民黄德宅、向海山、王泽山、杨德山、叶丙发、邓海洲、官雪廷、黄广顺、官万全、张洪开等十人,组成集尸队,捡尸安葬,就在大生田路边挖了个大坑,埋了约几十人,小生田下面路边上下各葬一坑也是数十人。这三个红军坟,于1989年4月破坟迁搬核实是102人。

敌人惨无人道。在小生田里,发现一位红军土兵,伤势很重,不能走动,残暴的敌军,用油淋烧,把和手、脚、身烧成一团,成了一个黑疙兜,看不清人形。更有甚者,当地的伪乡丁一伙搜到一位带了伤的红军战士,他们将五寸长的一颗铁钉钉入受伤战士脑门,活活致其死亡。后来,此事在文化大革命中被揭发,为了教育群众,新店公社干部组织挖坟,那颗铁钉在红军战士脑门中历历可见。

黄陂洞战役牺牲烈士墓,于1989年4月迁至赤水城郊沙树坝红军烈士陵园,共108座烈士墓。

虽然黄陂洞战役离现在己经75年了,但他们将永远留在人们的记忆里。

                                                         (责任编辑:田兴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