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 English
中国赤水欢迎您!
 
发生在鼠年春节的那些事儿
作者:范晓玲 来源:赤水市文化馆 发表时间:2020-05-27 点击次数:41117


鼠年春节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了,老父亲今年执意要回红花村老家过年,消息象长了翅膀一样在远亲近邻中不经意传开。

九十高龄的老父亲定居遵义大儿子家中,平时一年半载都难得回趟乡下老家。春节临近之时,父亲带着老妈执拗地回到了红花村收拾满是灰尘的老屋。父亲虽然身体还比较硬朗,但他毕竟九十高龄的人了,想在什么地方过年,孝顺的子女们是不会违背他的心愿的。要是按照子女们的意愿,父亲的大儿子——我的哥哥今年本是不想回红花村老家过年的。作为二女儿的我,就更是不想了。我独自一人带着生病的女儿和幼小的外孙,每走一步都很不方便。

父亲在红花村土生土长几十年,他把自己一生最美好的青春年华都贡献给了这方热土,贡献给了那片土地上的教育事业,培养出了许多对社会有用的人才。父亲对那片土地和那里的乡亲们有着特殊的感情,同时,父亲也很受那儿的父老乡亲们的尊敬与爱戴。老人家甚至想把自己来日不多的余生,都留在魂牵梦萦的红花村度过。因此,回老家过年就成了他盼望已久的心愿。

新年的钟声越来越近了。打开电视或者瞄一眼手机上的新闻,就能看见在武汉爆发了新冠肺炎的各种消息。这些消息仿佛长了翅膀似的,铺天盖地地飞来。一种不祥之感油然而生。大年三十那天,父母亲早早就动手在老家准备年饭。子女们先后纷纷赶到土城老家。稍作休息,就七手八脚的帮着两位年迈的老人做事。不一会儿,丰盛的年饭就摆上了桌子。子女们围着满脸笑容的两位老人团团而坐,举杯共祝二位老人健康长寿。

往年的今日,是我国举国欢庆万家团圆的喜庆日子。而今,武汉爆发了新冠肺炎。那里的人们正在受难,他们身受的痛苦,是我们这些身处异地的人们难以想象的。在除夕的头一天,武汉就封城了。许多武汉的市民都在惶恐不安中度过的除夕,许多家庭春节都无法团圆,还有那些争分夺秒战斗在武汉一线的医护工作者们,他们更是无法与家人团聚了。

吃过团年饭,子女们围着火炉看的看电视,玩的玩手机,打的打麻将,聊的聊天,笑逐颜开欢聚一堂。相互聊着家长里短和各自的工作与生活,心情似乎还没有受到千里之外的武汉疫情的影响。聊着聊着,大家的话语中渐渐多出了些许的沉重,话锋渐渐转到了新冠肺炎上去。虽然那时的贵州还没有出现任何一例确诊的感染病人。全国的很多城市也没有出现确认新冠肺炎的人,更何况在这个远隔万水千山的千年古镇上的农村村落。但是,如果仔细观察,就会发现哥哥的脸上始终带着一丝沉重的表情。曾经留学美国的医学博士,他心知肚明这种病毒的严重后果。哥哥没有过多的参与我们的谈话,仿佛心事重重的样子。他不时地看着电视上的新闻,脸上露出了一丝不轻易被人发现的痛苦表情。乃至于有些后悔在这个时候回家与老父老母团聚了。这时,老父亲杵着拐棍,颤颤巍巍的来到了哥哥的面前。父亲用慈祥的目光看着他说,四川有十多个亲戚最近要来耍,我们需要提前做点接待的什么准备呢?现有的床铺够不够用......哥哥听了父亲的话,眉头紧锁着。他沉思了片刻后望着满脸皱纹的老父亲说,您把他们的联系方式告诉我吧,等会我与他们联系。然后,哥哥就在一个无人的地方给四川的一位亲戚接通了电话,用委婉而严肃的语气告诉他,现在武汉正在爆发一种传染性很强的病毒,要人传人。现在拜年聚集要大大增加相互传染的风险。哥哥还说可能很快就会封锁沿途的交通,你们来了有可能在短期内就回不去了。要他立即转告别的亲戚们,等好转以后再来耍。打完电话,哥哥就如释重负似的告诉父亲,四川的亲戚们担心疫情传播,主动放弃不来了。

下午三点过钟,老父亲站在老屋后面蜿蜒的小路上,目送着儿孙们去给先人们一一上坟祭祖,烧纸钱,放鞭炮。让老祖宗们在天堂里也过上一个热热闹闹的春节。曾经,每年的春节祭祖坟,老父亲都要亲自出马,带着子女们在先人们的坟墓前拜年,年年如此。而今,不知从何年何月开始,老父亲就已经无法再走完那些坡坡坎坎的山路了,只能目送着儿孙们去完成他的心愿。目送着我们的老父亲想着,不知今后的哪一天,儿孙们也会象现在祭奠老祖宗一样来给自己上坟。一阵寒风吹来,一滴浑浊的老泪从老父亲布满皱纹的老脸上掉了下来。

晚上,儿孙们都围着火炉坐在一起。一边吃着桌子上的车厘子、苹果、梨子、桔子等水果,以及各类糖果糕点;一边观看春节联欢晚会;一边七嘴八舌的聊着春晚节目的精彩。同时还时不时地看看手机,看看有没有别人发来的祝福短信。今年短信的内容在新年祝福的同时,又比往年多出了许多叮嘱防范、警惕新型肺炎传染的暖心话语。同时,我们也给自己的自亲好友、闺蜜、同事发了一条祝福问候的短信。

第二天,我们由于头天晚上睡得太晚的缘故,多数人都起得很晚。吃过早饭,我们就准备要回去了。虽然说过年是一个难得的万家团圆的日子,大家团团圆圆,欢聚一堂,是一件多么美好的事情。然而,新冠病毒近几天在武汉来势汹汹的新闻报道,我们在电视上是早已有目共睹的了,再加上医学博士的哥哥多次说这个病毒不好控制,有可能很快就会在全国蔓延爆发,包括我们贵州,乃至遵义。哥哥的话,让我们大家心里都感到有些惶恐不安,都想早点回去了。于是,我们就依依不舍地辞别了年迈的慈祥老父老母,准备各奔东西了。出门时,老父亲一直站在家门口看着我们离开。我都走了好远,回头看时,还能看见老父亲站在原地纹丝不动的站着。年轻时英俊魁梧喜欢驰骋球场健步如飞的老父亲,而今已是风烛残年弯腰驼背的样子了。我的眼睛一下子就被泪水模糊了。

转瞬就是一个多小时过去,我们全家就到了赤水。举目四望,大街上的市民,很多脸上都戴着五颜六色的口罩。脸被遮得严严实实的,就留出一对仿佛惊恐万状的眼睛在外面。我感到吃惊不小,才回老家呆了一天,回来就看见市民们如临大敌似的。我快速回到家里,简单收拾了一下行礼,把从老家带来的几块黑不溜秋老腊肉放在了阳台上。立马给父亲打电话报了平安。又在单位的通知群里报了本人已回赤的消息。然后,又给哥哥电话联系了一下,知道了他们一家还在回遵义的路上。保姆看见我们回来后,就在厨房里一刻不停地忙碌起来。

我换了一身休闲装,就准备出门给家人采购一些口罩回来。昨天在老家闲聊时,哥哥就反复叮嘱我们这段时间一定要记得戴好口罩,还要少出门。于是,我来到了离家最近的一家药房,店员说口罩早就被抢购完了,一个都没有了。于是,我又一家一家的跑遍了赤水全城所有的大小药房。只要是问到买口罩、酒精、84消毒液,得到的回答都是惊人的相似,“卖完了。”没有买到口罩,我感到有些闷闷不乐的,只好无可奈何地回到家里。

下午,单位打来电话,仔细询问了我这次回老家的情况,都去过什么地方,接触过什么人,有没有与武汉或者湖北、广东等疫区回来的人接触过。所接触的人当中,有没有人出现过发热、干咳、乏力等全身不适的症状。我一一毫无保留地向单位作了汇报。心里暗暗高兴,庆幸这次回老家的一天时间,就呆在父亲家里听他们说话唠嗑,没有到处走动交朋结友。并且所接触的家人身体都是健康的。

从回家的第二天开始,我们全家人都呆在家里,过起了自我封闭隔离的生活。看电视、或趟在床上玩手机。我和老公的眼睛总是要时不时地关注着视频上的新闻,看看武汉感染新冠肺炎的情况,救治情况,以及又确诊了多少病人。看着一线的最美医护工作者们冒着生命危险,不分白天黑夜的救治感染病人的视频,我的心里就多出了许多五味杂陈的想法,对那些逆行的医护人员产生了无比的心痛与敬重之情。特别是看见已经84岁高龄的钟南山老人的逆行视频时,更是让我感动得泪流满面,对钟院士的尊敬与爱戴之情油然而生。我甚至有些后悔当初选择的职业,我为什么没去学医呢?如果当初选择了医学,现在的我就可以去驰援武汉分担他们的痛苦了。呆在家里,就这样一会儿胡思乱想地发呆,一会儿又去逗一逗跑到自己面前来,想要我抱她的小外孙。看着她活泼可爱的调皮样儿,心情也舒畅了许多。

正月初三中午,我收到了单位打来的电话和群消息通知:延长春节假期,推迟到正月初十上班。其实,我早已在手机的腾讯新闻里看见了全国统一延长春节假期的消息了。我们国家为了避免春节假期结束后,集中返回的人员大流动而密切接触,带来新冠肺炎的大量传染。因此全国统一延长了春节假期。我心里还有些暗暗高兴,又可以再耍几天了。反正我们贵州还没有出现任何一例确诊的病人,暂时还可以高枕无忧。可是,晚上我就接到了单位通知群的消息,明天早上要到市中办开会分配工作任务。

接下来的日子里,我市全体党员干部、机关职工统一行动,似万马奔腾,纷纷响应党中央的号召,参与了严防严控疫情无硝烟的激烈战斗。我们文化馆的许多同事都在第一时间里参与了分组、分工配合社区工作,逆行甲子口社区片区进行挨家挨户的入户调查。做防疫宣传动员工作,发放新冠防疫知识宣传手册,调查家庭成员的近期活动轨迹,摸排有无外来人员进入小区等。废寝忘食地进行拉网似的排查登记,做好相关疫情监测、预警、防控等工作。记得有一户人家不愿配合我们的工作,家里灯光明亮,人声鼎沸,可是任凭我们怎么敲门就是不开。我们同事与之斗智斗勇,千方百计把宣传手册从门缝里硬塞了进去,然后站在门外对着里边喊话,讲了许多相关疫情防控的知识,更是使得那户人家幡然醒悟,豁然开朗,心甘情愿开门配合我们的调查。使我们单位包保的片区一户都没有落下。

赤水正式开始封城、封小区了。我们没有硝烟的防控战斗也正式打响了。全市以小区为单位,实行统一严格管控,市民不得随意出门。封锁所有的高速路口,乡村公路,过往车辆要经过严格的排查与登记,发见鄂牌照的车辆一律劝返。实行全国新冠肺炎公共卫生事件的一级响应防控疫情。这时,赤水的大街小巷昔日熙熙攘攘的人们早已无影无踪,川流不息的车辆也化为乌有,商贾如云的热闹繁华景象也不复存在,整座赤水市城仿佛被时间凝固了似的,变得异常的安静。街上除了人们急需生活用品的超市、药店、以及菜市场以外,别的所有门市都统一关门停业了。赤水的街面上、人行道上、绿化树与树之间,却多出了一道独具一格的风景。许多红底白字的标语随处可见:“闭门不出就是为抗击疫情做贡献”“坚决打赢抗疫阻止战”“疫点返乡回到家 居家观察14天 出现症状要报告”“戴口罩比戴呼吸机好 呆在家里比呆在ICU强 ”“早发现、早报告、早隔离、早治疗,全力以赴做好新型冠状病毒防控”“重科学、听官宣、不信谣、不传谣!”“生命比逛街重要”等等标语,内容浅显易懂、又接地气,老百姓一看就知道要表达的意思,又能起到警示作用的抗疫标语成了今年春节特有的风景线。另外,市民还能在赤水的任何大街小巷里,随时听到一种清晰、诙谐、风趣而又严肃的喇叭声音,不停地劝阻市民不聚集、不出门、不扎堆,勤洗手、戴口罩等内容为题材撰写的防疫宣传顺口溜。志愿者们背着小喇叭,不厌其烦地走街串巷重复宣传。有时甚至使用无人机在空中喊话劝阻扎堆聚会的人们赶紧回家。

赤水在封闭小区那段不同寻常的日子里,人们没有了昔日春节合家欢乐热闹祥和的氛围,平添了几分焦虑不安的忧愁。市民们进出小区,统一接受赤水政府制定的严格规范管控。小区住户凭借出入证在进出卡口接受体温测量登记,每户人家两天只能出去一人购买一次生活用品。我们单位的逆行者被分配到了四季城小区24小时不间断值守防控。每天两人一组换岗值守。我和我们原来的支部书记小李分在一个班次守卡。四季城小区住着五百多户人家,近二千余人人口,仿佛给人一种济济一堂,摩肩接踵的感觉。在赤水当地属于大型小区了。我们要守住这个卡口的任务之重,难度之大可想而知。小区里居住的医护人员较多,由于职业的缘故,他们经常倒班,起早贪黑的工作。早出晚归就成了他们家常便饭的事儿。由于疫情当下,这些白衣战士们每天都争分夺秒地逆行一线,工作十分劳累辛苦。每当他们带着一脸焦虑的倦容与拖着疲乏的身影下班经过我的卡点时,我对他们的敬重之情总是悄然在不知不觉中潜滋暗长。

在四季城这个若大的小区卡口,每天来来往往进进出出的人流量常在两百多人次以上。特别是每日上下班的高峰时期。上班的、下班的、外出买菜的、买菜回来的,他们时常几个几个的同时经过卡口。时有让人产生门庭若市之感,而每一个经过卡口的人,都要进行二维码的扫描检测,测体温,登记出入小区的时间,检查是否在规定的时间内外出,劝阻非小区人员入内等各种防控程序。再加上小区里的个别老人,总爱刚愎自用,孤行己见,常常找出借口要求外出。我们只能不停地好言劝阻,帮助他们采购东西,满足他们的购物需求。因此,我们两人值守一班卡口,常常忙得焦头烂额与手忙脚乱的。于是,就常有志愿者主动前来协助帮忙。有一位长期居住在香港做工程的男士,长得一副成熟稳重的模样,名叫陈勤骥。他的老婆是赤水人,也是四季城小区户主。去年5月,陈勤骥从香港回到赤水后,就一直居住在四季城小区至今。他看见我们忙不过来,就主动报名前来当志愿者,每天从早到晚,都在我们的卡口上做义工,从未缺席,也从无怨言。他还时常代劳帮助小区里的住户购物,跑前跑后的忙碌着,无论多么辛苦,他总是一副乐滋滋的样子,我们都被他的侠肝义胆和一片热心所感动。特别是一天上午,我正在当班值守卡口,突然收到了单位通知。要我在中午12点之前上报最近一月,自己与家人的每日行踪轨迹与健康状况的材料。我没有分身术,于是,和我一起当班的小李和陈勤骥就主动承担了我的工作任务,让我快速回单位完成自己的上报材料。第二天,我听见同班的小李说,我走的那天上午很忙的,陈勤骥和她累得都快说不出话来了。

其实,在我们逆行的那些艰苦难忘的日子里,曾经触动我灵魂深处的人和事非常之多。我们单位那位姓吴的年轻馆长,经常半夜去值守高速路口。排查、服务、防控经过的车辆。无论夜间多么寒冷,他都毫不退缩、无怨无悔地坚守岗位。同时,他还要参加我们四季城小区卡口的岗位轮换值守。一天上午,他值完了高速路口的夜班,白天本该好好休息,可是,他又抽时间跑到了我们的卡点上来。我问他怎么不休息,他说看见我发的朋友圈,说我在卡点上受了委屈,他想来看看情况。那是一个想要强行闯关的小区市民,后来被我们打电话赶来的警察制止了。当时,和我一起当班的小李也感到非常委屈。小李是一位年轻的妈妈,家里孩子也需要得到她的照顾,可她却选择了疫情一线防控工作,不但要值守卡点,还经常义务当搬运工为小区的住户购物、搬运东西。再说说那位姓吴的馆长,我不知道他是否因为人年轻,身体好不知道累呢?还是因为身上总有一股满腔热血、阳光向上的正能量的缘故,他干起工作来时常废寝忘食。该他休息的时候经常不休息,跑到我们的卡口上来,翻一翻我们的守卡登记表,问一问当日守卡的情况,并自费给我们买水果吃。还把他家里人买的许多一次性手套拿来给我们值守的人员使用。另外,他还想方设法给我们值守卡口的人员尽量多弄几个口罩,确保我们的安全。我至今被他这种工作兢兢业业的冲天干劲,关心别人胜过关心自己的精神所感动着。

还有那位姓柳的女生,怎么形容她呢?说她是工作狂人一点也不为过。他原来是一间学校的老师,那时拿的工资比她现在拿的高得多,但她偏偏要跑来我们单位,一来就挑起了业务管理的重任。疫情期间,她一天到晚忙进忙出的工作,累得都生病了,声音也一度嘶哑得话都说不出来。可是她还不肯休息,被社区的领导知道后,劝她回去也只是休息半天时间,她又主动跑来卡口值守。她说现在疫情防控正是需要用人的时候,自己怎么能躺倒养病呢?她就是这样的一个拧人,一个犟牛脾气!是啊,正如我们单位的一位艺名叫樵歌的音乐人在歌词里写的那样,“我们用生命守护着生命,当你进入梦乡,我们也在值守的路上,为了你的梦不再恐怖,我们为你日夜站岗,啊!守护家园的勇士。当你还在梦乡,我们已在值守的岗上,为了你不再被梦惊醒,我们为你值守到天亮,啊!守护家园的战士。。。。。。。” 这位叫樵歌的老艺人,也是一位不怎么爱惜自己身体的犟人,一生热爱音乐事业,经常没日没夜的搞音乐创作,累得人都比同龄人看起来老了许多,也不肯休息个一天半载的时间。他的骨子里时常有着一股大爱的激情,硬是日月颠倒的过着日子,把自己在这段疫情期间的经历与感受创作成了一首又一首,一首又一首的感人肺腑,催人奋进,鼓舞人心的音乐作品。这些作品在当地乃至省内外都引起了强烈的共鸣。在这个特殊的春节里,我们单位的很多同事都爆发出了前所未有的灵感,群文工作者们创作出了许多意想不到的作品。

在这个特别的鼠年春节里,让我感动得流泪的人和事太多太多。这里,我不想多说让全国人民十分尊仰爱戴的国士无双老人钟南山院士,他的无私的巨大奉献让世界为之震惊感动。疫情期间,他又一次成为全国人民心中最耀眼的明星。17年前,他是抗击非典的领军人物一战成名。17年后,已是84岁高龄的老人,再次临危受命,出任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组长,他建议公众没有特殊情况不要去武汉,可他却不顾自身的安危义无反顾逆行武汉防疫一线;我也不想多说不幸离世的“吹哨人”医生李文亮烈士,钟南山院士为他落泪,全国的网民为他祈祷,为他流泪送行。还有那些舍生忘死,奋战疫情一线的大批医护工作者,他们脸上被口罩勒出的深深印记,是我至今见到过的最美最美的容颜。他们医者仁心,争分夺秒地和时间赛跑,在死神的手里抢人。还有那些守护在一线的解放军官兵将士们,他们用生命与热血守护着人民的生命,他们的感人事迹鲜为人知。

这里,我要挂一漏万地写一写让我感动到流泪的一些不为人知的平民百姓,写一写疫情防控中作出较大贡献的小人物、写一写因为疫情而产生的反常现象。

大约是正月十一的晚上,我在小区卡口值夜班。下班时已是夜深人静,月朗星稀时分,我独自一人站在寒风中等车回家。由于封城缘故,公交车早已停开,白天的出租车都是稀罕物,比平常少了很多。在这万籁俱寂的深夜之时,就几乎看不到车子的影子。我久等也没有车开过来。心里开始着急,想打电话叫家人来接,可是,老公在整个春节期间都和我一样,他在值守另一个小区卡口,女儿生病了,女婿在部队上保家卫国。我还能指望谁呢?莫不是要我半夜三更的独自一人摸黑走路回去吗。想着想着,心里就多出了几分酸处,我孤零零地站在路灯下盼望着。突然,一辆车子由远及近驶来,一下停在了我的面前。我心里有着说不出的喜悦。赶紧打开车门上了车,告诉司机我要去的地方后,车就开动了。我认真地瞄了一眼司机五大三粗的背影时,心里就多出了些许莫名的恐惧与害怕。想着我上车时看见他戴着口罩的样子,只露了一对黑漆漆的眼睛在外。现在又是夜深人静之时,他要是坏人我该怎么办呢?我提高了一些警惕,心跳得有些加快了。可是,我又自我安慰地转念一想:我这样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女人了,身上没戴任何一件金银首饰,只有一部不值几文钱的旧手机,我怕什么呢?当我正在胡思乱想之时,车子就停下来了,司机叫我赶紧下车。我说扫微信付费时,他摆摆手说不用了。看见我戴的工作牌和身上穿的志愿者服装,他知道我是疫情值守卡口的人。他刚说完,车子就消失在了寂静的夜色之中,我顿时感动得热泪盈眶。

是啊,付出了总是有收获的。我们为老百姓做了一小点自己应该做的小事,就得到了他们的许多感恩与回报。在我们值守卡口之时,就经常收到了许多老百姓硬性送给我们的一些爱心礼物:他们有时送来几个甜甜的桔子,有时送来两盒热气腾腾的包子。还有许多五颜六色的糖果啊、香喷喷的盒饭等五花八门的礼物,都凝聚着许多爱心人士的无私大爱。有两位市民更是把他们在超市买菜时,超市送给他们的医用口罩转送给了我们。还有那些社区领导和我们文广旅游系统的领导们,他们也曾多次前来看望慰问我们,给我们送来了口罩,甜酒粑粑,汤圆与热气腾腾的饺子等,使我们在寒风中感受到了暖身又暖心的无比温暖。

在这个难以忘怀的特殊春节里,还有一位小人物不但感动了我,还感动了许多赤水市的老百姓。许多得到过她无私帮助的人们,都会记得她的名字。她,就是赤水红十字协会的专职副会长黄炜。别看她瘦弱的身体,却蕴藏着巨大的正能量。疫情期间,社会上的爱心人士不但捐款、捐医疗物资,还捐蔬菜、面包、鸡蛋一类的生活物资。为了用好这些物资,黄炜和红十字会的干部一起,立马将志愿者中的餐厅老板、厨师和善于下厨的志愿者们召集起来,开办爱心厨房。把收到的食材起早摸黑地陆续加工成3800多份爱心便当,免费一一送给了一线卡点执勤的志愿者。每一份物资的消耗、每一分资金的使用,红十字会都一一公布到网上,那怕是一包纸巾的去向也要写得明明白白。整个疫情期间,她忙得每天像陀螺一样转个不停,自家的两个孩子全托给了父母照看。等她忙完工作回家时,小儿子已经对她感到很陌生而疏远她了。作为母亲,她不是称职的好妈妈,常感觉到愧对孩子。但是,作为红会的领导,她无愧于赤水市民,无愧于赤水百姓。

这个鼠年春节,因新冠疫情的突如其来而显得与往年的不同寻常。人们每日凭添了许多对疫情的关注与心忧的情绪。一些市民因恐慌疫情而大量囤积食物与商品,人为抬高了蔬菜与肉食的价格;还曾经抢光了许多药店的板蓝根、抗病毒冲剂、莲花清温、双黄莲口服液等中成药品,造成了一些不良的影响。但这些都是暂时的现象,我们的国家,我们的政府及时进行了干预,每天新增了许多定点定时供应的平价商品,让老百姓人人都能及时买所需的食物或药品。这些现象很快得也消除。经历过了大灾难的危难时期,我们才真正地感受到了我们国家制度的无比优越,从而更加执爱自己的祖国。

春节的脚步随着全国新冠病毒新增确诊病例的逐渐清零而渐行渐远。灾难深重的武汉,终于在春暖花开之时,走出了黎明前的黑暗,得以重见曙光。全国各地的援鄂医生,在武汉市民隆重而又不舍的感恩欢送下,一批又一批的撒离了武汉这座英雄的城市。我国的疫情得到了有效的控制,许多地方都调整降低了防控级别,逐渐复工复产,发展经济。但是,我们还绝不能有丝毫的放松警惕,新冠病毒却在全世界开始了爆发大流行。我们的国家在内防反弹外防输入的同时,又发扬了负责任的大国担当。同住一个地球,人类都是命运共同体,我们国家又及时给予了那些爆发疫情的世界各国无私雪中送炭的大援助,与之并肩作战,共克时艰,共渡难关。

鼠年春节的脚步已经早已远行,然而,这段难忘的岁月却给人们留下了太多的思考与太大的反思。我们国家之所以能在较短的时间内,出其不意的控制住疫情,取得阶段性的胜利,离不开我们国家优越的社会制度;离不开我们国家值得老百姓信任的亲民爱民的政党;离不开不屈不饶的中华儿女团结一心,全民共同防疫的努力奋斗。许多老百姓为他们身为中国公民而感到骄傲与自豪。在大自然、大灾难的面前,人类是多么的渺小与微不足道啊!病毒不分种族,不分国界与贫富。人类都是命运共同体,世界各国皆是守望相助的友邻,友邻之间需要抱团共同努力,并肩作战,才能迅速地战胜人类的自然灾难。

 

(编辑:张伦光  审核:喻德江)


上一篇:诗三道      下一篇:假如,不用经历脱贫攻坚...... 返回顶部